您好,欢迎访问陕西博尔隔墙官方网站

优质环保原料

更环保更安全

施工保障

流程严谨、匠心工艺

使用年限

高出平均寿命30%

全国咨询热线

13814524263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不锈钢玻璃隔断哈爾濱大火調查:酒店內部結構復雜像迷宮

文章出处:未知 人气: 发表时间:2022/01/07

原標題:哈爾濱大火調查:酒店內部結構復雜像迷宮

  哈爾濱大火調查

  哈爾濱“8·25”鬆北區火災事故發生5天后,有的幸存者還是覺得自己身上有“燒焦的味道”。有人說,出事時自己的房間號“這輩子都忘不了”。

  如今,幸存者趙春蘭入住酒店前,總要先看看房內的消防設施。她還恐懼高樓層,有次酒店把房間開在三樓,她一定要換到一樓,“我害怕”。

  火災發生前一天,北京九方愉悅商貿(以下簡稱“九方愉悅”)的經理和執行董事趙春蘭帶領“九方愉悅·藍天之旅”老年旅行團入住了位於哈爾濱鬆北區太陽島風景區內的北龍湯泉休閑酒店。

  官方公布,屏风隔断,此次火災20人遇難。趙春蘭說,這20人全部來自“九方愉悅·藍天之旅”旅行團,包括12名女性和8名男性,平均年齡70.6歲。

  火場與迷宮

  凌晨4時10分左右,住在酒店E區210房間的旅行團團員劉雲英(化名)被窗外“噼裡啪啦”的聲音吵醒,她還以為“下冰雹了”。打開窗帘,外頭通紅一片,雙層玻璃的外層已經爆裂,火苗已躥到窗邊。

  大約10分鐘后,住在E區229房間的九方愉悅工作人員楊冰濤聽到窗外“咕咚”一聲,有兩名老人從3樓跳到了229房間的陽台上。

  住在E區321房間的趙春蘭是被濃煙嗆醒的。她形容當時的感覺是“喘不過氣來”,濃煙正從門縫泄入,她不敢開門,隻能把身子使勁探出窗外,把枕套沾濕捂住口鼻。

  4時36分,消防部門接到報警電話,距離事發地點最近的鬆北消防大隊太陽島中隊隨即趕到現場。消防官兵梁淨維記得,中隊的電鈴響了3聲,這代表火勢較大,需要全隊出警。據統計,哈爾濱市消防部門事發當天共出動5個中隊趕赴現場,30台消防車、107名消防官兵參與扑救。

  火場的溫度越來越高。為了降溫,消防官兵會拿水槍往自己身上澆,世茂中隊副中隊長苑士錕回憶,自己伸手擦面罩時,感覺面罩已經“軟了”,熱浪已經把面罩烤得變了形。梁淨維在向前推進約20分鐘后,感覺后背有明顯灼痛感,隻能退出火場,事后被送往醫院后,被診斷為6%的燒傷。

  黑暗中,消防官兵感到酒店的內部結構很復雜。苑士錕記得,在酒店的同一層也會碰到台階,拐角多。楊冰濤形容酒店的結構是“回字型”,找不到房間號的排列規律,“在裡面沒有方向感”。

  一名曾經多次入住該酒店的知情人士表示,酒店內部結構“特別亂,基本上找不著北”。在他印象中,此處原來的建筑是一棟格局十分方正的樓體,該酒店接手后,曾多次進行改建、擴建,酒店分為A、B、C、D、E五個區域,“三層和四層都是加蓋的,並且使用的材料是易燃的泡沫板”。酒店內的功能分區有餐飲區、溫泉區和客房區等,“為了增加分區,不得不在原有的大空間內做了很多隔斷”。

  根據“8·25”鬆北區火災事故的情況通報,8月24日晚,該酒店共有115位客人入住。據酒店員工透露,酒店共有客房190多間。“九方愉悅·藍天之旅”旅行團預定了40多間。

  該酒店的一名廚師告訴記者,酒店隻有一個廚房,位於A區四樓,方位上是整棟酒店的西南角,而火災受災嚴重的E區位於酒店的東北角,“離得太遠了,起火原因不可能是廚房”。

  隻坐了一半人的大巴車

  自始至終,楊冰濤都沒聽到酒店內的防火報警裝置發出一點聲音。他在走廊裡找不到消防栓和消防斧,近50米的走廊中,他隻看到了3個安全疏散標識,“隻看那幾個標識我是跑不出去的”。曾經入住過該酒店的人記得,安全疏散標識分布極少,而且很多都不亮,樓梯也很窄,寬約1米。

  多名酒店員工向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表示,他們入職后從未進行過消防演練,玻璃隔断施工工艺,酒店也從未組織過消防器械的使用培訓。

  記者在哈爾濱市公安局臨時指揮中心看到的一份《關於哈爾濱北龍溫泉休閑酒店執法情況的匯報》顯示,該酒店未進行裝修工程消防竣工驗收備案,並在多次消防檢查中發現室內報警系統存在故障、消防火栓被雜物遮擋、未經消防驗收擅自投入使用等問題,每次罰款金額最高不超過4萬元。

  黑龍江省公安消防總隊網站顯示,從2017年12月到2018年4月,消防部門曾對該酒店進行了6次消防監督抽查。抽查結果顯示,隻有近兩次抽查合格,此前的4次抽查均不合格。

  去年8月,有當地媒體報道,該酒店接待大廳消防栓門被木質雕塑遮擋,門框上“安全出口”指示燈不亮,更衣室內未設“安全出口”指示燈,也未看到滅火器,溫泉區通往客房的兩處台階上貼有“安全出口”字樣,但指向的大門卻被封住。

  據黑龍江省公安消防總隊官網顯示,鬆北公安消防曾於2016年7月19日對北龍溫泉酒店進行“臨時查封”,但官網並未公示何時對該酒店“解除臨時查封”。

  在旅游大巴車上,楊冰濤看到有人穿著睡衣,有人跑丟了一隻鞋,還有人光著腳。原本兩輛車差不多都坐滿了,但當時車上的人數連之前的一半都不到。當天刮著東風,有人在5點左右從鬆花江南岸向事發地所在的北岸眺望,發現從酒店一直到向西4公裡左右的公路大橋上空“全是煙”。

  旅居迷途

  楊冰濤介紹,出發前,九方愉悅已經為大多數老人購買了保險,包括意外險、疾病險等多項,全團共花費1000多元。“能上保險的都上了”,隻有4位80歲以上的老人因保險公司的規定無法投保。

  工商信息顯示,九方愉悅的經營范圍包括“銷售食品、保健品、家用電器、服裝、鞋帽、新鮮水果、蔬菜等”,2017年8月4日,公司經營范圍增加了“旅游咨詢”。公司大約每月會組織一次出游,以北京周邊為主。外地出游多被稱為“旅居考察”,主要目的是考察季節性的養老基地,之前曾前往江蘇如皋、遼寧丹東等多地考察。

  在九方愉悅跟老人們簽訂的安養聯盟旅居合同中,29999元的費用包括一項90天旅居療養。每次旅行都從卡裡扣除天數。

  趙春蘭還向記者展示了九方愉悅與北京藍天之旅國際旅行社簽訂的“門店經營協議書”以及“門市經營管理承諾書”。然而,北京藍天之旅國際旅行社法人段振海否認與九方愉悅有合作關系。

  按照原計劃,25日上午,九方愉悅將帶領老人們考察哈爾濱的一處養老基地。據楊冰濤介紹,該基地屬於哈爾濱市本初經貿(以下簡稱“本初公司”),而他們在哈爾濱的行程、食宿、導游的安排也都由本初公司負責。4天的行程,九方愉悅共支付給本初公司4.9萬元。

  至於事前是否考察過酒店的消防隱患,本初公司的負責人李先生表示這並不屬於他的職責范圍。“我不是做消防的,審核不了。”他反問,“要是審核沒過能在網上預訂嗎?”另外,他也承認事前並未考察九方愉悅的發團資質。

  “這就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