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陕西博尔隔墙官方网站

优质环保原料

更环保更安全

施工保障

流程严谨、匠心工艺

使用年限

高出平均寿命30%

全国咨询热线

13814524263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屏风隔断效果图手撕10多家五星酒店的“花总”,到底什么来头?

文章出处:未知 人气: 发表时间:2022/02/26

11月14日晚,微博名为“花总丢了金箍棒”(简称花总)的博主,发布了一颗“定时炸弹”。在仅仅11分49秒的一段视频里,是10多家五星级酒店保洁员的日常:抹布擦完马桶擦杯子、浴巾马桶刷堆一起、用洗发液玻璃水擦杯具……

一夜间,这段视频在网上炸开了锅,喜来登、华尔道夫、王府半岛、宝格丽……这些平时名字听起来blingbling的酒店瞬间“人设”全崩,纷纷在花总的金箍棒下现出了原形。

中招的酒店接连发布道歉整改声明,气炸的网民不依不饶,像是在给这些酒店最后的大限时间,“已有4家酒店道歉”“还剩1家酒店未发声”这样的字眼不断蹦出来,把这场风波不断推向高潮。

“血雨腥风”的背后,有人拍手称快,有人觉得不过是比拼危机公关速度,也有人预感可能一轮新的酒店改革风潮要到来了。不过,更多人开始好奇,这个微博头像就是一张漫画版孙悟空的花总,抄起金箍棒就能大闹天宫,到底何许人也?

视频中,那个自称“全中国酒店住得最多”的花总,在过去6年,入驻了147间五星级酒店以及精品设计酒店,总计超过2000个房晚。这样一个“游侠”,想必江湖少不了他的足迹。

但说起花总的真名吴东,可能大部分人都没听过,因为他更多地喜欢以“花总丢了金箍棒”的名号闯荡江湖。上一次花总在江湖上这么名声大噪,还是凭借他的“火眼金睛”,上演了一段识别“表叔”降妖除魔的故事。

时间回到2012年9月。

当时,站在延安车祸现场还笑容满面的“表哥”杨达才估计没有想到,送他落马的网友不仅认出了他的名表,还按照时间顺序把他“出镜”过的11块名表按照品牌、价格一一罗列。而这背后的操盘手,正是花总。

那时,作为一个业余程序员,花总最初不过是想了解一下官员们怎么戴表。于是,他通过编写程序抓取大量网络图片,将找到的图片和资料都存盘留档,再以缜密分析比对鉴定多位官员腕上的手表。所以,当杨达才公开说他只不过有5块手表换着带时,花总知道他说谎了,很不客气地提醒了一下是11块。结果,他歪打正着把这位“表哥”拉下了马……

“表哥”杨达才(左一)

就这样,一个业余程序员误打误撞成了“行家”“鉴表师”“奢侈品鉴定专家”……甚至是“反腐斗士”。

在整个杨达才事件里,花总本来可能只想扮演一个纯粹的“手表科普员”,反腐不过是顺道为之,但网络的巨大效应出乎他的意料。

这一年,他陆续成为新浪微博年度非凡人物、Ethisphere Institute 的“商业道德最具影响力100人”,他的博客被《华盛顿邮报》评为“在风险中推动变革的博客”。

找到了可以舞刀弄棒的一片小天地,花总也渴望再次施展拳脚。

2012年底,机会又来了。花总在网上指责“世界奢侈品协会”造假,用假数据、假排名、假身份骗钱。而世奢会的负责人欧阳坤则回怼,指责其敲诈勒索,损害世奢会商业信誉,而且报了案,警方也因此传讯了花总。

“世界奢侈品协会”负责人欧阳坤

当时,大家觉得,好折腾的花总这次可算摊上大事儿了。但随着案件深入,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世奢会及其负责人。2016年3月,世奢会被民政部认定是山寨团体。

看来,花总的“火眼金睛”没看错,金箍棒也打得很准。但这次“世奢会打假”事件也让花总看到了江湖之险恶。在当年媒体对花总的专访中,他表示,自己的质疑遭到了对方“赤裸裸的人身威胁”。

当然这件事之后,随之而来的不仅是《新京报》中国青年励志榜样、《商业周刊》年度人物这样的名头,更是网络世界给予他的信任和话语权。

不过,“励志榜样”“正义之士”“反腐斗士”这些名号,可能都不是花总最期待的角色,他希望自己能像孙悟空一样,在降妖除魔的间隙,也不时地搞怪、偷懒、捉弄一下他人,折叠式活动隔断,以调剂这无聊的取经之路。所以,在揭发丑闻之外,花总希望能够用一种更舒服、更自然的状态去过日子,不用拧巴着,也不用拗造型,游戏人生最好。

在《芭莎男士》几年前的采访中,花总透露出的就是一种“游侠”或者“流浪者”的生活状态。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生活就是从一个酒店到另外一个酒店,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除了有项目要跟别人开会之外,基本不出门。每天凌晨三点钟睡觉,下午一两点钟起床,服务员都知道早上不要敲门,甚至连餐厅都很少去,而是让服务员送到房里,一边吃一边看连夜下载的美剧,比如《汉尼拔》,它的主题曲《坏月亮升起》(Bad Moon Rising)太有感觉了……”

作为酒店爱好者,他自称也常去一些奇怪的目的地,那里有一些不为人所知的酒店,比如说松赞梅里和格拉丹帐篷营地。他喜欢那种与世隔绝的生活环境,在那里他可以活得像个“散仙”,也可以像个“妖怪”。

出游多,他必须也得有谋生之道。不过至今,好多人也说不清他真正的职业是什么,更像是“吊儿郎当”过活。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自己早年间做过两家公司,第一家做彭博终端那种专业硬件机器,第二家公司做手机上的炒股App,但都不温不火,他也觉得不过瘾。后来,他干脆在云游生活之外,拿起了笔杆子记录生活。

于是,在“表哥”事件之后,他给自己贴上了“不鉴表”的标签,躲到ID后面继续写他拿手的“装腔指南”。

2012年底,花总的《花果山装腔指南》陆续推出“带头大哥装腔指南”“怎样在微博扮上流社会”“手机装腔指南”等数十种装腔手册,言词幽默风趣,俨然一副“装腔教父”范儿。

此文关键字: 折叠式活动隔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