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陕西博尔隔墙官方网站

优质环保原料

更环保更安全

施工保障

流程严谨、匠心工艺

使用年限

高出平均寿命30%

全国咨询热线

13814524263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隔断帘江苏出租公寓亟待監管男子2060元租臥室竟是隔斷

文章出处:未知 人气: 发表时间:2022/03/11

原標題:通知來了才知道租的是違規房

  “生活雖然匆忙奔波,主題卻是幸福快樂。”當你哼著歌、開心地打開房門,卻發現一張通知,告知所租房屋是違規隔斷間時,心情如何?自如租客李元說,猶如一聲驚雷,哭笑不得。

  2060元的臥室竟是隔斷

  李元成為鏈家自如友家的租客,剛剛半個月的時間。“我單身一人,出差又多,找房子圖的就是方便,自如一直宣傳自己是高品質的青年公寓,打動了我。”李元介紹,經過經紀人的推薦,他和其他兩位年輕人共同租下了東三環邊一老舊小區6層的一個套間,他的那間臥室,不算服務費,每月租金是2060元。

  直到上周末,李元外出回到公寓,在臥室門上發現一張告知書,寫著他的房間屬於打隔斷非法出租房,存在治安、消防隱患,需要限期完成整改,提示他抓緊時間與中介公司或房主聯系處理租金事宜。拿著告知書,李元對著牆壁敲打了一番,才確認有一面牆是后加的隔斷,他住的臥室其實是客廳。

  第一時間,李元聯系了自如友家的管家。幾經交涉,管家最后提供了一個月的租金補償和400元的搬家費。

  “盡管他們的公開信寫得很有情懷,可我還是想說,我的這種窘境是自如造成的,租賃合同裡早早就埋著’心機’。”李元簽訂的租賃合同第六條寫著,因不可抗力、政府行為(如政府部門要求調整現有戶型)等原因導致本合同無法繼續履約的,本合同自行解除,雙方均不承擔任何違約責任。“北京早在多年前就規定,不允許私自隔斷。自如不僅違反規定加了隔斷,和用戶簽合同時也沒有告知隔斷的存在,由此而給租戶帶來的麻煩,憑什麼歸結為政府行為呢?”

  工業大院違建公寓也攬客

  “剛搬進來,還沒收拾呢。”手機上,是租客大飛新搬的合租公寓,房門口安裝的是電子密碼鎖。和李元一樣,大飛也是剛剛搬離了原本正在租住的公寓,而且,直到搬家那一刻,他才知道那是一棟由工廠大院改建的違規公寓。

  “那是通州宋庄派出所對面的公寓,名字叫‘安和文創園’。”大飛介紹,今年夏天,他在海澱五路居租住的板房不能住了, 后來找到了這家安和文創園,位於六環外與燕郊交界的宋庄鎮,今年8月份新建的公寓,大概有7座,每座公寓3到4層,外立面干淨,安裝了監控和門禁,房間內是一室一廚一衛的布局,开放式厨房隔断,租金是700元一個月,取暖費是350元一個月。“當時就是想著能找個租金便宜點的房子,所以,就往六環外跑了,玻璃隔断墙价格,距離地鐵3公裡多的距離就靠自行車解決。”大飛說,租房時,運營方就說自己是有經營資質的,讓租客們放心。

  “但是,大興的一場火,讓我警覺了,我這才發現,自建公寓裡連最起碼的消防噴淋和煙感都沒有。”那一天,大飛才知道,這家名為安和文創園的公寓,其實是由工廠大院改建的,並不是正規公寓。此前,就有通知單告知租戶此類公寓不能再住人,但房東趁著大家上班,把每個房門上的通知單都撕掉了,直到上月26日才知道原委。

  混亂的市場亟待監管

  2015年開始,北京的租賃市場開始蜂擁出現一種面向年輕人的青年公寓,自如公寓、“YOU+公寓”、蛋殼……其中不乏有知名企業運營的身影。然而,伴隨著這種出租公寓的面世,各種爭議和問題就不曾中斷。比如,公寓甲醛嚴重超標,自帶家具的質量和設計都差強人意,免費寬帶帶寬不夠,昂貴的服務費,隨處可見的隔斷房,甚至被發現是違建。

  “各種出租公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一種中介托管房屋。”中介行業的一位資深人士向記者透露,公寓運營方都是先從市場中回收租賃房源,統一裝修后對外出租給個體租客,從中賺取利潤。而增加隔斷無疑是提高利潤的一種方式,且是一種最常用方式。

  就在上周,位於團結湖的自如驛也因為存在重大消防隱患被要求停業。這是2016年7月自如推出的針對年輕游客短期租住的宿舍式空間,房間內分為上下鋪,用垂帘進行隔斷,一間房4、6、8張床鋪,售價為69元/天到109元/天不等。

  “目前市場上的出租公寓,可謂是魚龍混雜,有運營能力和無運營能力的企業都想進入市場分一杯羹。”上述人士指出,關鍵是得有規范化的監管措施,既能讓運營機構有動力投入,也要保護租戶的人身安全和合理利益。

  “N+1”模式需要細化

  在房屋中私加隔斷,是違反出租管理規定的。根據2013年北京印發的《關於公布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積標准等有關問題的通知》,北京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積不得低於5平方米,每個房間居住的人數不得超過2人,且應當以原規劃設計為居住空間的房間為最小出租單位,不得改變房屋內部結構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變相分割出租。

  那麼,將客廳改造成臥室呢?2016年,住建部曾提出要探索出租房的“N+1”模式,在不改變原有防火分區、安全疏散和防火分隔等設施的情況下,將住房按照安全、舒適、便利等要求改造后按間出租。但客廳改臥室算不算“N+1”,或者說什麼樣的改造是合規合理的,至今沒有給出細化標准。

  本報記者 趙瑩瑩 J201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